你總是,比我先哭

  你說:“挂了吧,你打長途貴呢,過兩天我再給你打。”我撒嬌不挂,只說了一句:“媽,我想家了,也想你!”
  
  我使勁壓回那股如血液般直擊眼球的東西,仿佛一股難忍的血腥被擋阻在了嗓子眼,但,我沒哭。
  
  挂電話的時候,我故作鎮定,卻還是清晰的聽見那端有你明顯的嗚咽。
  
  你總是,比我先哭。
  
  我一邊抹眼淚,一邊罵自己,明明說好只是安安靜靜的跟你說說話,卻還是惹出了你的眼淚。是我忍不住,是我不爭氣,也是我太想家。
  
  依稀回想以前……
  
  記得當年錄取通知書剛下來的時候,你就開始賭氣,怪我填報太遠,打車票都要打兩張;數落我不知道離家在外的難;說我翅膀硬了就刻意利用這個機會想離你遠遠的了。
  
  你說我不懂事,我說你任性,你不示弱,我也不甘,就這樣我們倆每天硬抝這個話題,讓老爸和小七免費看了整整一個暑假的戲,免費聽了足足兩個多月的相聲段子,現在想來好笑。
  
  我在心裏偷偷怪你就是老思想,就是不相信我所以想天天看著我,就是嫌遠嫌麻煩,就是不想放我飛!
  
  直到有一天你說:“你在那,上學可以,但你以後能不能別留在那裏了?我就你這麽一個女兒……”
  
  表情猛地一怔,心頭猛地一暖,鼻子猛地一酸……
  
  就這麽一句話,我就明白了你擔心的原來是什麽;也直到這句話,我才明白你到底擔心的是什麽。
  
  突然覺得作爲一個女兒,自己真不稱職,很想放下那份任性,抱住你,承認,確實是我不懂事……
  
  你從不說我是你的掌上明珠這種讓小丫頭們感到幸福的話,但那一刻我知道,我就是你心中永遠的寶了!
  
  還記得第一次來學校報道你和姨一起來送我,從家裏出發時我們穿的很薄,下火車冷風撲面,于是我們把皮箱裏過冬的衣物都拿出來穿在了身上,那天的淩晨,路上有幾個上身穿棉襖下身穿短褲的人,那就是其實一點都不誇張的我們。也正因爲如此,當時我覺得更刺激更興奮,卻不知道你心裏的不放心也正在翻倍的增長。你一直走在我前面,我看不到你的表情,直到你沈默了好一會後突然哽咽著說:“把你一個人放在這種地方,叫我怎麽能放得下心!”你沒有回頭,但我知道你在哭。上學在外這麽多年,但那是你第一次在我面前因爲我上學離家而哭,像個孩子,我刹那間崩起臉上的神經,就怎麽也笑不出來,一時不知道,該不該也毫無忍耐的就陪你大聲哭,最終我沒有,因爲我要讓你看到我開開心心的,要讓你相信我可以一個人把自己照顧的很好,要讓你放心……
  
  想家了,打回去。撥號碼之前拍拍自己的臉告訴自己,表情要僵硬,不許哭!然而每次的准備工作都是失效,因爲我總是會在你問我好不好的時候就不爭氣的敗下陣來,你總會說:“別哭別哭,你哭媽心裏不好受。”我于是告訴自己不哭,卻還是說話有一句沒一句。
  
  遇到煩心事不開心了,打回去。但什麽也不說,只要聽到那熟悉的聲音,就知道,一切都可以解決。
  
  累了,打回去。輕輕告訴你,我過的很好,聽著你沒什麽新意的叮咛和唠叨,卻足以給心的轉角充電,給前行的步伐加油,你的鼓勵讓我確定要繼續,你的相信讓我知道爲什麽要堅持!
  
  其實我比一般人更貪戀于家裏的時光,哪怕只是一粒短短的秒動,對我來說都有無限的溫暖和足夠的甜馨……
  
  踩著夕陽的余晖,每天騎著自行車穿過這裏傳說最繁華的市區,聆聽這個城市急躁的呼吸,偶爾想起坐落在另一個城市某個角落裏的家,世界,就安靜了下來,心,也就平靜了下來……
  
  

草 灯雷懲統耗
小小的車站羊仗虜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