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爲枷鎖,試問君心歸何處?

  一絲情結幾許哀歎,問紅塵君心此時歸何處?
  
  細雨輕飄,秋涼幾許,落英缤紛,君心在何方?
  
  ——題記
  
  輕叩思念的大門,拉開夢的帷幕,夜靜靜的,啞然無聲,可否聽得到傷心人心碎的聲音,那寂寥的夜裏又深藏著多少的無奈。平添了多少離愁。打開了厚重的帷幔,駐足窗前。輕披一件光陰的蓑衣,悄悄的走近時光的隧道,在黯然間尋找心底的那抹塵埃,
  
  窗外,風似有似無,腦海。念忽隱忽現。心底。絲絲痛楚,眼眸中——淚光暗閃。
  
  夜輕輕的叩開我心裏的窗棂,雨打濕了我穿越時空的夢。落寞和傷感在恒久的黑夜裏。蒼白無力。
  
  痛苦。寂寞。迷茫。難道這一切是夜的錯,還是在那心靈的沙漠裏久遠的幹涸在緊緊地陪伴,淡淡的跟隨,
  
  花姹紫嫣紅的開放,又無聲無息的飄落,難道是紅塵的輪回還是那些許的無奈?
  
  感慨。任淚打濕了那件薄如羽翼般夢的衣裳,胸口的溫暖已不再蕩漾,在這個冷冷的清秋。寒冷已再次逗留。
  
  心——在瑟瑟的發抖。
  
  歎一聲。情爲何物?訴不盡人世間愛恨情仇。平添了煩憂。
  
  
  問世間情爲何物?只叫人生死相許,爲情一字,終身苦澀相依,爲愛迷茫一世徘徊取舍之間,千變萬化的情感,無法逃脫的怪圈。
  
  情呀!你是那飄渺的風沙。曾幾何時迷蒙了世人的雙眼,使無數的癡男怨女爲之癫狂,
  
  情呀!你是那飄渺的彩雲,依托于雲漢之間,抓不住也看不牢。
  
  情似深深的大海,激流洶湧,蒼茫寬廣。湛藍深邃。
  
  今生誰可相依?情深深處深幾許?愛到濃時恨見遲,
  
  千古一情字,多少關關口口,幾度迷迷蒙蒙。多情自古空余恨,好夢由來最易醒,明知情苦,卻爲情癡,
  
  問人生?還有多少的情愛,在紅塵中牽絆,還有多少的離愁在一生演繹,今日的撕心裂肺,明朝的刻骨相思,情在心中難言之痛。問自己?怎不能抛棄在塵世中的依戀,那一種種哀愁,欲語還休。卻道爲情挽留。爲君哀愁,淚灑相思豆,怎負離愁。輕撫琴弦,撥動無限思緒,無言獨對春秋。靜看花開花落,獨攔寂寞深秋。好一個情字了得!
  
  你是我一生逃不過的枷鎖。我是你一世難以相擁的紅顔。
  
  曾幾何時打開記憶的書頁,在筆墨馨香中找尋你的身影,用文字記錄你的模樣。曾幾何時在唐詩宋詞裏領會你的風騷,只用完美來诠釋你的風流倜傥,只用欣賞的眼光來填滿空虛的心海。總以爲自己是一個勇敢的,無謂于暴風驟雨,不怕命運的激流。總會在努力的奮起被海水打濕的翅膀,不會墮落在飄渺心酸的紅塵。總以爲自己是那堅強的水手,不懼險灘風浪。在浩瀚的大海中,可以逆流。可以順風。可以自我。但是我沒有做到,卻深深的陷入了泥潭,無法自拔,總以爲是一只自由的魚兒,不會墜入那細細的漁網,可每每是自己把自己套的牢牢的。直至無法掙脫,而你就像一個漁夫。等待收網,微笑著看我迷茫。看我緊張。這一切不是你的錯,也不是我的過,是因爲我們今生逃不過那命運的枷鎖,無論你怎麽掙脫,怎麽痛苦,都不會逃得過情的禁锢。
  
  歎盡紅塵傷幾許?試問君心歸何處?
  
  一曲離歌,吟唱著我們的相知歲月,有苦有甜,
  
  一首詩詞,訴說著我們的情愫纏綿,有平有仄,
  
  一番煙雨,澆滅了心底的愛火,有痛有樂。
  
  一世情愁話不盡今生最美的守候。獨醉在心頭。
  
  再見——-那份依依不舍的情懷,任時光湮滅了紅塵古道。在悠悠遠遠的記憶仿佛是你在抒寫的詩篇。
  
  一字一行,你的模樣。
  
  一瞥一笑。你的話語。
  
  一張一弛。你的字迹
  
  一生一世。你的身影
  
  終將我永遠的包圍,天涯如此遙遠你會不會把我憶起,海角那麽的狹小怎能深藏我的憂傷,
  
  離別。你漸行漸遠,相見何時是歸期?如今你的身影依舊矗立在我的心海,你的微笑依舊在彼岸徘徊,你的一切會埋藏在我們忠情的大海,可是卻無法诠釋的那份情懷。念翻騰在心海。好似五味瓶,難解愁滋味,眺望遙遠的銀河。今夜裏你是否也在數天上的繁星,夜裏你是否也期待入夢。
  
  我們不是蠶。可是卻也在作繭自縛,把自己一層層的包裹。弄得遍體鱗傷,痛徹心扉,難道要像那化蝶的蛹。去忍受沖殼破繭時撕裂的痛苦,不是嗎?或許要像野草,在夾縫中生存,與頑石抗爭,
  
  坦然的我們需要頑強,真實的我們需要解脫,爲什麽沖不破命運的束縛,打不開沈重的枷鎖,難以互訴離殇,在十字路口彷徨,苦苦等待來生的相遇,上一秒還是陌生,下一秒就把今生鑄就永恒,來生自由來生定吧!只期盼再會的路口。心還如今天依舊。情能否再守候永久?
  
  阡陌紅塵多少離歌幾度哀歎,蓦然回首燈火闌珊處,伊人有多少離愁,君可知曉,傷心人有多少傷心事無力訴說,斷腸人有多少難言苦可以表白。璀璨絢麗的彩虹,只是瞬間的美麗,留下的只有那紅塵中短暫的燦爛。美麗芬芳的玫瑰也有枯萎的一天。何況容顔,千年的昙花只是一現,轉瞬即逝,唯有保留的還有塵世間傷入肺腑的痛楚,希冀和思念。今日雲依舊飄飄,風一如淡淡的輕撫,這一刻仿佛萬物靜止。只有相思不曾閑。望蒼穹。道一聲祝你快樂。遠離哀愁,你可聽到,
  
  轉瞬塵世,你的笑顔可否依舊,放眼人生,你可否奔放灑脫。細數記憶的沙漏,失去了多少,得到了多少,終究無從知曉。只有落寞的心靈在默默的祈禱。望星空,夜依舊,你的身影你的憂傷又在哪裏隱藏。我的明天。我的期望又在何方?歎盡紅塵多少情難付,空留缺憾在心間。
  
  梧桐夜雨打濕記憶的書庫。難解相思無數。情傷了多少癡心人的等待,演繹了多少曠古離世的愛戀,寂寞深秋,徒留了多少傷悲,落寞了多少人的一世情愁,滾滾紅塵悠悠歲月,情深緣淺,繁華如夢。青春已不再懵懂,只有那滄桑容顔上羁留的褶皺,兩行清淚,道不盡人間離愁苦,一生風雨難說君心歸何處?
  
  夜深遠,月黯然。風蕭瑟,情依稀。夢依舊,你以人在天涯。
  
  今夜試問君心歸何處?
  
  

隔空呐喊劉頻頁由
詩歌·一人兩面郗謀甭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