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見枇杷

  又見枇杷
  
  你知道嗎?多想放棄你,放棄我的愛戀,放棄我的思念,放棄我的愛情,放棄我的擁有。
  
  也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喜歡上枇杷,戀上那種酸酸的滋味,對它有了了想念,所以思念對我來言是種擁有,是種財富。
  
  而春天又是個思念的季節,是個讓愛滋生的時候,在這個應是生長愛的生物,而枇杷亦爲我的愛的天使。
  
  很小的時候,記得曾看過那《封神榜》中說的蘇妲已是枇杷精,可對枇杷卻不是怖懼,而是種好奇,一種向往,一種欣喜。
  
  而枇杷又是尤物,一種有點貴的水果,一看到它,卻又想去買它。總覺得吃上了那東西,會開心一點,有種神秘感,而不同于草黴給我的感覺,那種幸福的感覺。而對于枇杷又是種說不出的另外的感覺,有種很特別的感覺。
  
  以前隔壁家姑姑她們家有一棵大大的枇杷樹,而以前這個時候,就有大大的青青的枇杷果。我最喜歡那時的枇杷了,酸酸的,一咬下去,就是不一樣的滋味。也許就因爲這樣吧,我的愛情也是在那種時候開始的,我只是一味的喜歡,所以沒有把愛跟酸酸的枇杷一起分享,那早來的快樂,那早到的愛戀,卻從不會去想枇杷熟了會是甜的,可我卻不曾去吃過那枇杷熟了的果實。就是那麽輕易開始了愛情。
  
  而時過境遷,而棵枇杷已不再存在了,已被叔公他們砍掉了,而六伯他們家的枇杷樹上已結上了好多好多的果實,我又一次偷偷摘了那酸酸的枇杷。我還是喜歡那種酸的滋味,像開始我去感覺愛時,一切都那麽不真實,那麽害怕,而又那麽的開心,那麽甜蜜。可我的愛情已失去,吃青枇杷時感覺又不一樣了。小時候,可以無懼畏地吃,那時的我從不曾觸摸過愛情,從來不會想到我的愛情會與枇杷有關,人有什麽有關系,而怎麽會影響到我吃酸枇杷的心情呢?
  
  其實我同樣愛吃甜的枇杷,那香甜的感覺同樣讓我向往,也許是天生就愛吃酸的原因吧,連愛也變得起酸味來,卻不像吃酸的枇杷一樣好吃,愛卻快樂不來。
  
  我很愛吃,她們都說我上輩子也許是個乞丐,從來不曾有飽飯之時。也許吧,在吃的方面,我的確很小氣,總覺得別人的東西比自己的多比自己的好,最受不了別人與我搶東西吃。可我想不到的是,我竟把這種思想放在我毫不知覺地情況下放在愛情的身上。總是覺得自己的愛情不夠好,總是是自私地霸住了他,就了怕別人搶我的枇杷一樣,偷來的枇杷,偷來的愛情,那感情的乞丐,爲自己偷的愛情埋單,那又會是什麽的感受?
  
  說到蘇妲已是個美人胚子,所以想起枇杷總會覺得那是個美好的東西,我總覺得說蘇妲已禍國殃民,還不如說她的美麗讓纣王忘記了去愛國愛民。只留住了美人,只留住了那枇杷美人,那枇杷的的芳香。美無罪,愛亦無錯,錯的是控制不了自己,讓愛走錯了方向,讓枇杷青時就夭折了,蘇妲已只是把她美散發出來,那天然的美麗又何以去傷害?看到電視中的蘇妲已讓我更越喜歡枇杷,那葉子充滿了靈性,躲閃中出來的蘇妲已,直接産生的不平凡而又平常的果子,卻讓我是如此眷戀,如此眷戀枇杷酸的愛,所以會淡忘了甜的枇杷,會去淡忘了重新選擇,忽略了愛應有的另一種方式,忘記了幸福可以在別的過法。
  
  今日得于再品嘗到那6.5元一斤枇杷,酸得讓人過把瘾。那昂貴的枇杷,有時甚爲13元一斤,酸卻不會貶了值的枇杷讓人難過的讓人心酸卻不會過時的愛情,也許過時的只是我,是我的愛戀,或者是愛的方式。
  
  十五年前,莫名其妙地喜歡上吃枇杷的酸味,五年前,不由自主地戀上愛情那酸味,那時,就開始了傷悲。五年啊,人生又有幾個五個,或許又有多少個曾經的我?那如詩般的情懷?
  
  如果要說我把青春奉獻了給你,不如說把它奉獻了給愛情,所以我只有吃酸枇杷,怪只會怪在當時的我把愛的種子放錯了東西。若放在甜的枇杷上,,它或許也會散發出香甜的芳香;而放在酸的枇杷上,就只會有酸的味道。時間讓愛産生,而時間也會讓愛遠去。
  
  今日的我只見不變的酸枇杷,卻不見讓我最心動的愛。那邊的你,能感受到我的痛嗎?
  
  

塵土蘇椒祿蒂
花開花落翁焦媒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