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傷

  夜幕沈落,如藍墨入水,渲染出濃濃夜色。­
  
  經曆,穿越了那麽久、那麽長的一段陰冷、黑暗,我已喜歡上了這有月微涼的夜晚。它安靜神秘,體諒我的孤獨,包容我的疼痛,掩埋我的悲傷~它給了我最美麗、最溫暖的夢,讓我有力量爲了我愛,不怕活著!­
  
  我夢是夜色開出的蓮花,淡然,纖弱,脫俗。在她之中,我沒有他人那樣的迷失~我還有一分清醒!我慶幸自己的清醒,這樣我就能更真實地去感受夢的美麗與溫暖。但我也害怕這樣的清醒,因爲它敵不過雞鳴。­
  
  雞鳴夢醒,是黑暗給我的詛咒!所以我害怕雞鳴,尤其在三更時分。那時,寂寞如春草蔓延,疼痛如春水奔騰……­
  
  詛咒終究是詛咒,任你怎樣抵擋,都無法改變注定的結局。今夜的雞鳴又在三更亮起,夢又惶落!­
  
  月影斑駁,跌落在我的床上,泛開清淡的漣漪,濺起傳說的神秘。這夜境,如暮霭裏的紅花,似多年前的初見,恍若隔世。濃愁依境起,揀衣,推門,獨立,賞月…已是這夜愁裏的習慣動作。­
  
  明月當空,靜若素女,迎風而立,寞灑皎潔似水的清輝。她是孤獨的,因爲我也是,才能明白這橫亘億萬年的碎心寂寞。明月孤寂,用時間兌現著對太陽地球的承諾。而我跨越四十六億年的漫長,生在這世,也是爲了兌現混沌之初的承諾~一個最簡單又最沈重的承諾。­
  
  爲了兌現承諾,我整合遊離,聚體而生;爲了兌現承諾,我甘于黑暗、磨難的洗禮;爲了兌現承諾,我深入七情六欲,真正活著;爲了兌現承諾,我破裂靈魂,分化自我,承受四十六億年的累積寂寞,繼續向上向前,走向荒涼,獨自開拓。我不知道,我的故事的結局怎樣,我所能知道的是:走自己的路,參透生命的含義,解開塵封的詩意,這是我存在的最終意義!不管最後的最後是什麽,但這刻我已在路上,生命已有意義…­
  
  夜霧氤氲,籠去紅花,淹沒幽草,稀釋著我。我好想,就這樣隨霧散開,就這樣寂靜安然地葬我,讓所有的疼痛、憂傷、孤獨…再次分散,遊離,但我能嗎?!­
  
  “嗒……嗒……嗒……嗒……”誰在流淚,冷擊梧桐?這悲傷的愁聲,如此悠遠,如此綿長,似來自深淵,來自天上,來自遠古蠻荒,如陽光刺入黑暗,刺進我的心田,傷痕裂開,傷口擴張,撕心裂肺,九斷回腸。這是誰的吟唱,吟唱千年的離殇?如此清冷,如此空靈,似蜻蜓振翅,二泉胡聲。我手執這頭,那頭是否有顆似我的心在落寞等待?­
  
  我說,我習慣了孤獨,淡然了寂寞,坦然了疼痛,但也許習慣是無奈的極致,淡然是冷漠的幻化,坦然是麻木的升華…我不能自欺。在我內心深處,也一直渴望一顆理解的心和一雙可以相執到老的手,陪我一起向前,在這荒涼的塵世,走到生命的盡頭…但于現在的我,一切都還只是奢望!詩意需要灌溉,理想需要成長,所以,逆風而行!­
  
  害怕孤單,而又不得不孤單。­
  
  希望光明,卻又不得不深入黑暗。­
  
  需要溫暖,而又不得不承受陰冷。­
  
  該失去的早已失去,想得到的還沒有到來…­
  
  如果有悲傷,讓我獨自流淌!­
  
  

特意的安排孟煞位冒
黨民同心潘徑煤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