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芝(三)

  1
  
  從那以後王其志三天兩頭的往趙曉玲的家裏跑。常常給她貼心的幫助和無微不至的關懷。這也招來不少鄰居的閑言碎語。一天天長大的趙露露也早也把這個叔叔當成了家裏的一份子。有時候王其志幾天沒有來,露露就問趙曉玲“叔叔怎麽了,好久都沒有來咱們家了”也常常遭受到白眼。
  
  2
  
  時間像是懸挂在山崖的瀑布,既美麗又在迅速流逝。轉眼間可愛的趙露露已經變成了一位亭亭玉立,花容月貌,冰雪聰明的大姑娘。
  
  今天剛收到學校寄來的大學錄取通知書。趙曉玲高興得差點掉淚。這個時候當然離不開十幾年來王其志的關懷和幫助。趙曉玲對他的感激三言兩語也是道不清的。她也非常明白王其志並不是爲了受到感激才幫助自己的。
  
  趙曉玲母子兩做了一桌子的好菜。香噴噴的菜肴牽動著王其志的鼻子。他總是一副慈然的樣子。“露露,***媽的廚藝真好啊。這一桌子的菜讓我差點流出口水來了。”趙露露天真的笑了笑“嬉嬉!叔叔像個讒貓。”趙曉玲端來最後一個菜放在餐桌上,手解著圍腰。“怎麽跟叔叔說話的?小心我捶你一頓!”轉過頭對著王其志笑了笑“孩子不懂事。”“呵呵,沒事,這麽多年了還跟我這麽見外啊。”趙曉玲放下圍腰“呵呵..那我們吃飯吧!哦差點忘了,我去給你拿酒!”說完便去取酒了。
  
  3
  
  趙露露饒有興趣地看著王其志“叔叔,什麽時候改口叫你爸爸呢?”弄得成熟穩重的王其志臉上暈開了紅花“呵呵,這個可不是我說了算的,要***媽同意才行。”“你都等了她這麽多年了,她肯定會同意的,再說了有我挺你。一切OK!”呵呵..王其志開懷地笑著。趙曉玲拿來了一瓶上等的白酒。——平時她是舍不得買的,也不是她吝啬只是女兒要上學,容不得她有半點的揮霍。“你們兩笑得這麽燦爛有什麽高興的事啊?”“沒有,呵呵。”王其志淡淡一笑“吃飯吧”
  
  在這個小小的客廳裏,有種美在升華。或許是菜肴的美,或許是心裏的美,又或許是氣氛和諧的美。
  
  4
  
  趙曉玲端起酒杯,語重心長的說:“其志,這些年來多虧有你。露露的成長,包括我的生活都從來離不開你的照料。我無以爲報,只想對你好好說聲‘謝謝’謝謝你這麽多年來對我們母女兩的關懷。到現在你都還是孤身一人,說實在的,你該好好考慮個人問題了。”
  
  王其志鄭重其事地看著趙曉玲“曉玲,我幫助你們母子兩,並不是爲了要讓你用什麽來報答我。這麽多年了難道你看不出來嗎?我是個堂堂正正的人,現在露露也長大了有些話我也不得不說了。這麽多年了我只有一個願望就是能讓我繼續照顧你們母子兩一輩子。我是個不會說話的人,但時間證明了一切,相信你也明白了。”
  
  趙曉玲皺著眉點點頭“我都明白!但...但我現在都已經快四十了。露露也正是需要用錢的時候。如果這時候讓你來承擔一切。似乎對你太不公平了。況且我也不可能再...再生育了。”
  
  “你這樣想就不對了,露露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,我早就把她當成了自己親生的了。我也是人到中年了,不需要再要了..有個露露這樣乖巧的女兒我做夢都會笑醒的..”
  
  趙露露幸福地眯著眼笑了笑“好了,好了,媽;叔叔。我現在都已經長大了。也不用爲了我而耽誤了你們的感情呀!”趙露露將王其志的手放在了趙曉玲的手背上。“這樣不就好了嘛!!!”王其志握緊曉玲的手用成熟男性那無法抵擋的眼神,肅殺了趙曉玲的猶豫。趙曉玲不好意思的笑了“喝酒吧!!!”三個杯輕輕的碰撞。發出了清脆的聲音很是悅耳。碰出的幸福,跟這杯酒一樣晶瑩剔透。
  
  感謝垂顧,深感榮幸!
  
  待(四)
  
  文良
  
  

一個人安厍咆簿
我的那些期待祖攬探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