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耳麥的回憶

  我喜歡聽歌,無論什麽樣的音樂我都會去靜靜的聽,用心的聽。我想過要學會所有我聽過的歌曲,但是,這件事是個很難的事情。畢竟自己的也不是音樂出身,可是每當看到耳麥時,我就會情不自禁的拿起,聽聽裏面悠揚的音樂,或者是躁動的搖滾。我們每個人都喜歡音樂,因爲音樂可以使我們的得到另一種解脫。在現在的社會中我們每個人都需要解脫,因爲社會的壓力,把我們壓的無法喘氣,有時候我們會有煩躁的心情。而當我們拿起耳麥,聽著屬于自己的音樂時,我們的心就會飛到另一個世界,不會再受到任何影響我們不安心情的幹擾。
  
  今天,我,麾狼月的心情屬于是很煩躁的,但當我拿起辦公桌錢的耳麥時,打開音樂播放器,隨便找了一組音樂。就在瞬間感到了一股的暖流,心也隨著悠揚的音樂進入了另一個世界。當閉上眼的時候感覺到了身體輕飄飄的飛了起來,在聽到《夢中的婚禮》時,仿佛看到了一席白色婚紗的新娘走在鋪滿花瓣的教堂。陽光透過玻璃窗照耀在寬闊而明亮的教堂內,給新娘身上的婚紗又添上了一種神秘的光環。
  
  放下耳麥,仿佛還能到那悠揚的鋼琴聲,看到那美麗的新娘。我在回憶這種美麗的景象,而我的耳麥,也在回味著剛才的音樂。我們一起帶著我們的回憶進入到了另一個世界。這個世界,只有我和我的耳麥,我們走過了搖滾的森林,爵士的舞池,民謠的故鄉,R&B的夢境,清唱的耳邊......
  
  我們看到了無數種風格的音樂表現形式和靈感的源泉。我們仿佛成爲了這些音樂中的一部分,和它們載歌載舞。我的耳麥接收了它們的贈予,我看著我的耳麥在行進的路程中唱著它們所贈予的歌曲,我也聽的津津有味。我們一起走過了很久很久,我們也在音樂的海洋中贏得了更多的尊重,我們互敬互愛,彼此不分,耳麥也在時不時的哼唱著古老的歌曲。
  
  我的耳麥,我的生命;耳麥的回憶,就是我的回憶;我與耳麥永遠都有著我們自己的世界,無論人們怎麽改變,都無法分開我和耳麥。在這個世界中,人類總是在娛樂的時候都喜歡聽一些音樂,無論是音響公放,還是耳麥私聽,我們都離不開音樂,而我,則離不開我的耳麥。因爲我的耳麥有回憶,我的耳麥有我們共同的回憶。
  
  

黨民同心潘徑煤囤
寫給自己25歲生日的詩郝簿仿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