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在我心裏住過

  我還記得
  
  我還記得基础技能课,你说你要用我的手机打一下你的手机,你说你手机有问题怕朋友打不进来。然后开玩笑的说:“女孩子的电话号码就是这样被要到的。”我笑了。
  
  我還記得,我们第一次户外课,梧桐山的时候。山脚下,因为我看不懂地图,在那里纠结了一个问题,你凶了我,我难过了好久。
  
  我還記得户外绳索下降的时候,我和无为大哥想着用抓结办法增加安全性进行模拟下降。你从最近的小山头上,弄完啦西维式三步法以后,回来看到我们用抓结下将。你用你的身体快速的往后滑,我当时好担心你,我担心卡不住,担心你会滑倒受伤。
  
  我還記得,在下山的时候,我滑了一下,差点摔倒,你把你的登山杖给了我。
  
  就這樣走進了我的心裏。
  
  那一夜,期待夜行的我,興奮極了。
  
  那一夜,沒有月光,林子裏什麽也看不見,我懵了。之前的期待和興奮一下子被無情的黑夜給澆滅了,剩下的只有恐懼和害怕。
  
  那一夜,行囊壓著身體,疲憊不堪。我走在你後面,你腿長,體力也特別好。一沒有聲音,我就害怕,我怕我走的跟你不是一個方向,擔心你離我們越來越遠。所以我每走幾步就會叫你,所以你一路時不時的說點不著邊際的話,聽著你的聲音特別踏實。
  
  那一夜,我們經過水電站,哪裏很陡,重重的行囊,壓的我沒有的力氣。我的腿已經感覺到自己無法爬上去了,就在這時一只溫暖的手給了我,當然你手也給了別人,但還是很感動。
  
  那一夜,我們大概淩晨三點左右到達了阿婆六村(我們的營地),在村口,有兩條狗,狗叫的很厲害,你走在我前面。我害怕,你回頭幫我把狗驅走。就是這樣走進了我的心裏。
  
  告訴自己,你們只是朋友,同學,像哥哥一樣的感情。
  
  第二天,我們還算順利的到達了營地,埋鍋做飯,吃飯喝湯。你說你吃飯的鍋插幹淨了,你說想要用我的碗喝粥,問我介不介意。我說:“你不介意,我也沒有關系”。就這樣我們似乎比別人距離更近了一些。在別人眼裏,我們似乎像情侶一樣,但我沒有解釋。因爲在我心裏,出來玩,就是兄弟姐妹,我要把大家像親人一樣的看待。關心每一個人,喜歡每一個人。
  
  第三天,雨下的好大,有點冷。安全起見,教練們協商後決定,授課結束後下撤。授課結束後,我們按照往常一樣。分段導航,按照等高線地圖上計劃路線下撤。
  
  我們到達山腳下的時候,車還沒有來,于是我們就找一戶人家,換了幹衣服。車也來了,大家都上車了。我就看車上哪裏有位子可以坐。我便看到了你,你在裏面的位子沒有人坐,我就把你給趕到裏面去坐了。我當時沒有多想,就直接坐在你旁邊了。車子帶著我們到達一個餐館,准備腐敗一下。這次是我先找到位子坐下,你很自然的來到了我旁邊的位子坐下了。
  
  第一道菜上來了,是一鍋湯,貓姐幫忙每個人都分了一碗湯。我看著碗裏的湯,裏面有豬肝,我不吃豬肝,我又不想扔掉,我念叨了一下。你說:“給我”。我猶豫了,感覺不太好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,我不好意思懷疑的眼神看著你再次確認:“真的可以給你嗎”?你說:“沒事,給我,我愛吃。”也許是因爲山上共用一個碗喝粥吧,也就沒有什麽不好意思的,我就把豬肝夾給了你。同學們就開始開玩笑了,我就開始解釋了,說了一大堆,似乎沒有解釋清楚。你就說大聲的對我說:“別解釋了”。我看著也解釋不清楚,既然你不介意,我也沒有關系:“好吧!”有種很聽話的感覺。
  
  緊接著又上來了一到菜,忘記是什麽菜了,當時感覺自己好累,不想動,不想夾菜,我就叫你幫我夾了,你特好,就幫我夾了,當時並沒有多想,也許在同學們的心裏,我們就像情侶一樣。現在回想起來裏面總是暖暖的。
  
  最後一次野外培訓了,我們重新分組了,我們不再是同一個組了,第一天晚上你們組走錯了路。我們沒有在同一個地方紮營。
  
  第二天你們組一直走在最前面,我們組體力都不怎麽樣,到了晚上我們才走到同一個地方紮營,你過來問了我累不累,我隨意的說了一聲不累,其實我好累好累。但是我知道,我必須的堅持,再累我也必須堅持。
  
  第三天,你們組還是第一個到了營地,我們組照舊還是最後一個到營地。下雨,極限負重,我沒有辦法裝自己不累了。一身濕透透的,又冷又餓。你給了我一顆糖。
  
  第四天,早上天氣霧蒙蒙的,下著小雨,大家都穿著昨天的濕衣裳濕褲子是濕鞋子。你把自己的倆塑料袋給了我,我當時不知道說啥好。
  
  天氣和身體狀況的因素,教練決定下撤,我們中午下撤到障下。吃午飯時,我們呆在一起,羅威納給我倆拍照,我覺得不好意思,躲開了。
  
  下午沿路授課結束後,徒步到上車點。路上,天哭了起來,我怕剛換的幹衣裳,怕弄濕了,我連忙穿雨衣,走在前面的我,落在的最後面了。我好著急,加速往前走,走著走著,我看到你在前面撐著一把傘,站在那裏,我不知道你在等誰?
  
  我便走到你的旁邊,享受著你撐的傘。同學開玩笑說你在等我,你卻說我是你妹妹。我還是笑了,什麽也沒有說。
  
  晚上,我們一起去耳朵家吃農家樂,我不知道坐哪好“來坐這兒”我便走到你旁邊坐下了。吃飯的時候我渴了想喝水,我便小聲的告訴了你。你便叫耳朵拿水給我,當時感覺你太酷了,有種被照顧的感覺。
  
  我吃飽了,離開了位置,你們繼續喝酒。到後來,耳朵爸爸,炒完了菜出來開始勸酒,我擔心你會喝多,便走到你旁邊。不知道是你明白了我的意思,還是自己已經喝夠了,過一會兒,你便離開了位置,我們一起在旁邊喝茶聊天。一番勸酒之後終于結束了飯局。
  
  終于可以上車回深圳了,幾天幾夜負重,身體已經到達極限。不想說話,只想睡覺,于是你的肩膀就成了我的枕頭(全是骨頭,不過比玻璃窗還是要舒服很多)。我們到達了體育館,我要下車把我包裏阿裏的東西給到阿裏。你便同我一起下了車,到了深大的時候,你發現你的包不見了。後面群裏才知道,是在體育館,同學們以爲你下車了,把你的背包也拿下車了,你還得搭車回去取。就這樣我們在折騰中結束了領隊班最後一次野外培訓。
  
  某天,你在空間裏發了一張和你媽媽的合照,說認識大家這麽久要介紹女朋友給大家認識,說是幼兒園老師。我裝著沒有關系的評論,“哇唔,當是在想,你朋友肯定很高,身材特好,特有氣質。心裏流著眼淚的對自己說,你們只是朋友,同學,像哥哥一樣的感情。
  
  你住進我的心裏
  
  一周之後,迎來來了我們的領隊的野外考核,心裏想著該怎麽跟你打招呼。我正在與同學們聊天,你從天橋上下來。我回頭看了一下你,便繼續與同學聊天。不敢與你太多交集。
  
  羅威納我們穿著同樣的上衣(那是中級班發的衣服,沒有女款)我們便默契的相互靠近,不要臉的說:“我們穿的是情侶裝”。
  
  車來了,你提背包裝上了車行李倉。羅威納直接的問你是不是談戀愛了。你便扯著我說:“我追你好了”。我便回答你說:“你不是有女朋友嗎”?你笑著解釋的說:“你們看到的空間的照片嗎,那是我媽,你們真以爲是我女朋友呀”這時我不知道自己是什麽心情,就說:“我信了呀!”你發空間的時候我真的信了。你接過我的包,幫我把包也放上行李倉。把你登山杖給我拿著。我帶著你的登山杖先上了車,也許是登山杖的原因,我們坐到了一起。
  
  野外考核臨時分組,坐在一起的都沒有分到同一個組,我倆也就被分開了。我們雖然在同一個地方考核,但考核的路線不一樣。考核的第二天,天氣很差,下著大雨,我們在某個山頭相遇。你問我雨衣好用不:“我說很好用,你便得瑟的說:“必須的,我推薦的肯定沒錯”。短暫的相遇後,我們必須完成考核。分開後不久,無心告訴我,說你叫他照顧好你家的若水。我笑了,心裏不知道有多暖。
  
  幾番折騰以後,考核終于結束了。我們整合班一起去腐敗。喝酒吃飯總結。
  
  你離開了飯桌,坐在了旁邊的位置上,你拿來一個登子,很自然的說:“來,坐。”我也很自然的坐在你旁邊。然後我把我刮傷的胳膊給你看,你當時情緒特別激動,很生氣。氣憤的責備我們組的其它成員,說他們沒有照顧好我。也許就在此時,你住進了我的心裏。
  
  害怕你看到我生活中的樣子
  
  那天,我們像往常一樣微信聊天。你莫名的問我:“你心目中的男人是啥樣子的?”其實你確實是我心目中的男人的樣子,我還是開玩笑的回複了你:“你那樣的”。你說:“別鬧,說認真的。”你說你差點哭了,你問我信不信。我當時不知道說啥好,想轉移話題開玩笑的說:“誰欺負你了”?你便不依不饒的追問我:“你信不信”?我沒法轉移話題了,便告訴你:“你說的我都信”。我真的都信。
  
  那天,我們像往常一樣微信聊天。你說:“等你有空了過來找我玩兒”。你不知道我聽著有多開心。但我怕你看到我生活中的樣子,我說:“關外有啥好玩兒的”。我不知道此時你會是什麽樣的心情說:“那你來市裏面也可以”。我說:“到時候,我請你去看電影”。其實我知道自己不會去找你,因爲我害怕,也許你也知道。
  
  那天,我們像往常一樣的微信聊天。不知道怎麽說上吃的了,你問我:“你喜歡吃什麽,我煮給你吃,我是不會帶你去外面吃的”當時開心的整個人都傻了說:“給我一碗飯,一碗湯就可以了”。你逗樂的跟我說:“別跟別人說你這麽好養活”。我笑了,你沒有看到。
  
  其實你不知道
  
  你實習定在了大南山,你問我跟不跟你一起去。我說,你需要我去,我就去,不需要我,我就不去。你連忙的說,需要需要。不知道是你開心多一點,還是我開心多一點。我擔心隊員不夠,按照考核規定,我不能跟你一起去,我便告訴你說:“人數不夠,按規定不能增加一個領隊協助”,你誤解了我的意思,你以爲我不想去。回複我說:“你不想去喲”。我當時真的擔心會影響你考核成績,你把我的ID、名字都改了,我的緊急聯系人你填了你自己。我看到你的計劃書,我笑死了。其實你不知道我多想跟著你出去玩兒。
  
  大南山的群聊裏,你把我介紹給大家認識,說我是你領隊班的同學,說我特好玩。你告訴我群裏是你哥哥們和“媽媽”還有“丈母娘”全是你親戚,叫我好好表現。我便問你:“我叫她們什麽好呢”?你說:“你想叫什麽”?我說:“我總不能叫她丈母娘吧”!因爲我最小,我便我在群裏打招呼:“各位媽媽哥哥們好”。你開玩笑的說:“你太丟人了”。我傻傻的笑了,你沒有看到。
  
  骨氣的勇氣給澆滅了
  
  按照計劃我們一起去了大南山,天氣很熱,隊員有人中暑,一路雖然疲憊,但我們還是在歡聲笑語中按時到達了營地。那天晚上很冷,垭口風很大。我們在營地像往常一樣的煮火鍋吃,你幫你丈母娘弄了一個“凳子”我蹲在你旁邊。過一會兒,也幫我也搬了個“凳子”,叫我坐下。我發現你沒有打算給另一個女生搬“凳子”,我便叫你幫她也搬一個,可你就是不願意搬。不知道是你故意要把我和她區分開,還是只是不願意搬。
  
  吃完火鍋,我燒著水,聽著你們聊到旅行的那些事情。會說到你的感情史,我沒有說話,我只是聽著。出來之前我想著找個機會跟你好好說說話,聊聊天,告訴你我的生活,我的家庭,我所有的事情,統統的告訴你。我聽到你們說到那個走進你帳篷的女孩兒,我放棄了我所有的想法。告訴自己,你可能也是一個他心裏類似那樣的女孩兒。
  
  我拿什麽來愛你
  
  第二天,我們整個隊伍,去你媽媽的餐廳吃飯。其實我不是特別想去,只是大家都去,不好意思不去。我不喜歡欠別人的,總覺得不太好。我也沒有去這樣的場所吃飯,總覺得自己的言行格格不入。
  
  飯桌上,她們總是愛開玩笑,我沒有生氣,大家開心就好。你媽媽開玩笑說叫我追她家老二,就算我不知道老二是誰,我也知道她們說的是你。可我還是裝傻:“老二是誰”?我不知道你聽到是什麽心情,我不想去想。在我心裏,你的另一半,是一個談吐文雅,舉止大方,高學曆,身體高挑的女生。再看看自己,我拿什麽來愛你。
  
  我卻越來越想你
  
  你離開了深圳,去了拉薩,說是工作要帶隊,要去四個月左右。起初,我們還會隔幾天聊聊天,你還會發你去過的地方的照片給我,我也會告訴你我的近況。後來慢慢的聊天越來越少,不知道是你太忙了,還是有喜歡的人了。
  
  一日,我跟同事,一起去聽Eric珠峰分享會,回來在砂鍋粥的店子裏面喝粥。女生正在感情的事情煩惱,我不知道說什麽。另一個男同事則分享了他的感情和生活。告訴我們他心裏面的愛情。我邊聽邊想,我想著如何去解開女生的煩惱。也在反問自己,我自己心裏愛情的模樣,腦子裏一遍遍播放著你對我好的影片。我便告訴女生:“他身上是否有你欣賞的某一點,在你們相處的時候,有沒有感受到愛。”此時腦子裏全是你的畫面,
  
  我想告訴你,但我沒有說。
  
  我很晚才到家,不由的傷感了起來,感覺自己再也感受不到你對我的好了。心的距離越來越遠了,你不再說我傻了,也不再逗我玩了。可我不想就這麽不了了之,我要告訴你我對你的情意:“你是我喜歡的人,跟你在一起我感受到了愛”其實我並沒有想讓你接受這麽感情,我希望你對我說,我們是朋友,是同學。你是我的好妹妹,這些都可以。可你卻對我說:“這麽傻,你沒感受到的還很多呢,其實我是一個特別壞的,又不負責任的人,且漂浮不定,心也不安穩的”。我不知道你回複的我是拒絕我,還是真的覺得自己不夠好。所以我不敢告訴你,我看到的你是一個嘴上的不願意還沒有落音,就已經把那那些事兒往自己身上攬了。你給了我很多快樂,認識你以後,失眠的我可以安然入睡,沒有被夢所纏繞。我可以放棄之前在我心理勾畫的另一半的模樣,換成你的樣子。我想告訴你,你怎樣我都喜歡。但我沒有說,我只是開玩笑的說:“沒關系,我也沒有多好”。還給了你壓力的說:“你的身份自己決定,我怎樣都行,若你定位朋友,那麽我就站在朋友的位置上,若是哥哥,我就站在妹妹的位置上。不管你定位啥身份,我就站著對應身份的位置上……)只希望此生不要以過客的身份結束。友情親情或是愛情,至少存在一些種感情,便好……。”
  
  讓你在我心裏住到今年冬天。
  
  自那以後,你再也沒有主動找我聊天了,再也沒有說我傻了。最開始我也會找你聊天,我想著之前是你找我,那麽現在我找你好了。可是我發現互動越來越少了,不知道是你忙,還是討厭我了。所以我決定等你找我聊天好了,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,你始終沒有找我聊天。我多麽想發個信息說:“我好想你,很想很想”可我不敢。都想過打個騷擾電話,聽聽你的聲音,我沒有,因爲我不敢。實在是太想你了,沒有忍住,還是給你打了招呼。你語音回我:“我剛跑完步,怎麽啦?”我聽到了你的聲音,很滿足,想你的話扔進了肚子裏說:“沒事兒,洗洗早點睡吧。”你知道我有話想說,便加重了語氣追問:“怎麽啦”是的,可我最終還是不敢說。最後把對你的那份感情轉化成對全班的情感對你說“真沒事兒,只是時不時會想起,領隊班的時候,有點兒懷戀,也許是該出去走走了”。你不是說那就出去走走呗,而是說:“等你放假吧,等你放假,你想去那兒,就去呗,出去走走。不然總在那待著,挺悶的”。就這麽一句話,也不能代表什麽,可我就是心裏暖暖的。那一夜我睡的很香。
  
  生活依舊,想你依舊。你依舊沒有找我聊天,我依舊不敢找你聊天。因爲我害怕,我怕你長久的住在我的心裏,我卻慢慢的走出你的世界。可我心裏始終有你,我知道你可以在我心裏住多久,可我不能讓你住那麽久。于是給了個時間,讓你在我心裏住到今年冬天。
  
  後悔沒有給你一個擁抱,那麽就把這篇文章留給回憶。
  
  如果你愛一個人,
  
  就好好分享和他在一起的時光。
  
  也許有一天,
  
  越走越遠,
  
  在各自的路上忘了對方。
  
  遙望碧海雲天時,
  
  朵朵白色的浪花裏,
  
  依稀有你和她的記憶。
  
  給他一個擁抱,
  
  多年以後,該是多麽值得珍惜。
  
  這是貓姐寫的,我第一次讀的時候,感觸就特別深。我反複讀了好多遍,我告訴自己,我要找個機會,給你一個擁抱。可我們的交際越來越少,擁抱,這個動作也將完成不了。後面沒有給你一個擁抱,那麽就把這篇文章留給回憶。
  
  

術無正邪,唯術者心爾張芽拘侄
離情貢糯才討